大唐腾飞之路_第十八章 房谋杜断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八章 房谋杜断 (第1/3页)

有人先动了手,其他人自然也是不甘示弱。

心情大好之间,什么身份等级顿时都抛到一边,碳烤的肥羊上面,几只匕首如同蝴蝶一般上下纷飞,酥嫩流油的羊肉大口嚼着,感觉就像是一群坐地分赃的土匪,第一次尝试这种吃法的萧寒终于体会到其中的妙处,吃的其实就是一个字,舒心!

烤羊,尤其是一整只羊,不能一次性烤熟,因为那样时间太久,等到烤熟了,人也饿死在羊边上了……最好的吃法就是如此,一边烤,一边削,外皮的酥脆,和里面肉的嫩滑交织在一起,每一口下去,都是莫大的享受。

一伙土匪围着肥羊边烤,边削,边吃,其中萧寒自然是不必动手,当然,他连匕首都没有,给他一把匕首,旁边的人还得小心别插他们身上……

于是萧寒便找了一个干净的木板,放在自己面前,刹那间,上面的肉就被周围几人摞的老高!全部都是羊身上最肥嫩的地方!气氛如此热烈,萧寒自然也是毫不客气,从柳树那折了一支柳枝,当做叉子,插着肉吃,倒也十分豪放不羁,惹来一大波赞赏!

“大家稍等!看看这是什么!”

吃到一半,柴绍突然停手,挤眉弄眼的从背后亲兵手里接过一粗瓷坛子,放在面前!

“酒!”

萧寒一见坛子,眼睛唰的亮了起来,刚刚还寻思有些腻,有瓶酒就好了,没想到转眼间柴绍就取了酒来!

柴绍哈哈大笑,说道:“今晚这么高兴,解决了一件兵家大事,又重新认识一位青年俊才,怎能无酒!”

周围人包括李世民皆大声叫好,有着急的已经起身去搬大碗去了!而小李子,此时正如一普通青年一般,希冀的看着柴绍手中的酒坛,嘴角似乎还有口水在闪闪发亮!

不过萧寒此时还未被巨大的幸福感冲晕,见柴绍这就得要分酒,忙拉住李世民拿碗的手,急道:“别啊!秦王你和张大哥的病还未完全好,不能饮酒!”

正在抢着分大碗的张强闻言,满脸不在乎的在一旁喊到:“甭管那些!生死天定,富贵自求,这等美酒,这等高兴,我张强今晚上就算是喝死,心里也愿意!也痛快!”

“好!!!”

这一席傻话,顿时惹得旁边几人大声叫好,别说我们傻,这样才是武将,才是豪气!兴致来了,能死不能退,哪怕死这里,那也是一桩美谈!

一群人欢腾的上蹿下跳,为张强这种豪气(萧寒认为是傻气……)的行为叫好,其中一人更是直呼一坛子不够,怎么滴也得来个十坛八坛子!

萧寒在一旁十分无奈,这种时间再提意见那就是不痛快了!看着柴绍把大海碗排在地上,一掌拍开泥封,一股酒香飘了出来,虽不浓郁,但却很清新,有点像果香,久经酒场的萧寒都忍不住闭上眼睛,多嗅了几下。

在一众人的催促下,柴绍双手稳稳的捧着酒坛,有些微微泛着琥珀色的酒液就像是一条绸布一般,一滴不撒的从酒坛倒入海碗,琥珀色的酒液在火光的照耀下发出迷人的光芒!

一坛子酒不多,每一个海碗连一半逗分不到,幸亏有亲兵再去取酒了,要不然,喝的不上不下不痛快才是遗憾事!

李世民带头,众人各取一碗,微微上举,互相看了一眼,哈哈大笑,而后仰脖,一饮而尽!

甘甜中带着一丝苦烈,在这一碗酒之后,萧寒正式融入了唐王朝这个大家庭!

夏日凉风微吹,炭火已经暗红,一头羊也变成了骨架,只剩下一根完好的后腿放在萧寒面前,这是军营里吃饭的最高礼仪,今夜最尊贵的人不是柴绍,也不是李世民,而是无私将这一利国利民的技艺贡献出来的萧寒!

“等等?我啥时候说无私献出来的?不给点金子银子?不给个官当当?”

萧寒一惊,酒顿时醒了一大半,当然,这些话只能憋在心里,万万是不能说出来的滴!

日上三竿,萧寒晃着沉沉的脑袋醒来,感觉怎么浑身上下都酸痛难忍,特别是屁股,疼得格外重。

“卧槽,这群畜力做了什么?!”

萧寒一惊,掀开薄薄的被子一看,身上的袍子早就不翼而飞,万幸内衣还穿在身上!

“还好,还好!这啥酒?怎么后劲这么大!”

萧寒长舒了一口气,坐在床头上,抱着脑袋开始回忆昨晚发生的事情,喝的有些断片,很多都记不清楚,只记得柴绍又不知从哪里搞来好几坛子酒,虽然有些酸涩,跟第一坛差别很大,但是众人也都毫不嫌弃。

启酒,盛满,那些大块头好像是要看萧寒的笑话,齐刷刷的都围上来敬酒,幸亏萧寒也不是善茬,白酒三斤半,啤酒随便灌也不是白叫的!几轮下来,能躺着的就剩下薛收和小李子俩人!

酒精上脑,大呼过瘾的萧寒怎么肯放过二人,好像隐约记得他让喝晕了的柴绍掰开小李子的嘴,他在往里面倒酒……

“完了完了!”

想到这,萧寒重重的一拍脑袋,懊恼的大喊,怎么喝两斤马尿就控制不住自己?你怎么敢灌李世民的酒,还是硬灌……

“师傅,师傅,你在哪里?快给我准备一头快驴,我不会骑马…”

萧寒刚扯着嗓子喊完,脸黑的和锅底一样的华老头出现了,昨晚上半宿,睡的正香,萧寒又哭又闹的冲了进来,非要给他羊腿尝尝,当场把老头感动的,都说酒后吐真言,这都醉的抱着柱子喊师傅,依然不忘给他稍东西吃,确实是个重性情的好孩子。

接过羊腿,跟送他回来的两个小兵道谢,老头小心的挂上帘子,然后轻轻的抄起一根大棒……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